日历

« 2017-07-21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统计信息

  • 访问量: 60418
  • 日志数: 24
  • 建立时间: 2008-02-14
  • 更新时间: 2014-01-20

RSS订阅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是我的经历.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是我的理想.

我的最新日志

  • 民主与专制的区别

    2014-1-20

    民主就是总是有人批评你,说你这也不对那也不是,但是你清楚的知道没有人恨你;而专制呢,专制就是人们总在赞美你,歌颂你,你永远正确,你光芒万丈,你万世垂范……从来没有热闹批评你,但你清楚的知道人们恨你,你内心对此充满恐惧!

        俞可平

  • 这是什么行经?

    2014-1-20

       就《学习时报》参考文摘版几乎被关闭和本人被强行调离参考文摘版致徐XX的公开信……暨13年的工作总结 
     
        本人进入本报十余年,为党的改革开放事业,为国家民族的进步,真正做到了殚精竭虑、不遗余力。从参考文摘、军事、科技等版面的策划到实施,做了大量的工作,从对一版的采编写作到编辑刊载《民主是个好东西》《民主是最有利于社会稳定的制度》等一系列文章,使得本报的参考文摘版成为受到广大读者的关注、欢迎和赞扬,为学习时报真正成为中国改革进程中一个有影响力的思想源,作出了显著的贡献!这是谁也否认不了的事实。

       本版长期以来选用的稿件来源均系合法公开发行的平面出版物,所有文章全部注明来源,对选用稿件全部实行了严格的三审制度,就连来自网络的稿件都从未刊登过,本报对稿件的选用刊载是极其认真严肃的。老实说,学习时报不断扩大的影响力是与本版多年的工作是有着相当关系的,本人和报社的乃至曾经负责的党校各级领导对报纸的工作是非常认真负责的,也是严肃的。在广大读者中有口皆碑,一个参考文摘版,经常被其他媒体再行转载,《求是》网络版的文摘常年几乎全部转载,就已经说明了问题。

    在其他工作中,本人团结同志,和同事关系融洽,对领导坦率真诚,直言不讳。也得到领导的认可。

    今年年底,本人突然被强行调离原工作岗位,来源至今保密不能公布,(领导特别说明,调动我的工作既不是社里的决定也不是党校的决定)我不知道幕后指使者的真实原因,他们究竟害怕的是什么?是哪些文章触痛了他们?道理何在?难道共产党害怕民主、反对自由,拒绝宪政吗?荒谬至极!他们为什么不敢公布原因?为什么不敢公布是来自何处何人?我想,这正说明了操纵者的心虚与胆怯,说明了他们的不正义与不道德!在一个一党绝对掌握一切权力的情况下,对党绝对控制下的报纸的一个版面恐惧到如此地步,说明了什么?

    我想这些人并不能代表真正的共产党人!他们的意见和做法是真的反马克思主义的!虽然他们掌握了巨大的权力,但他们绝不拥有更不代表真理!他们的这些行为恰恰说明了本报工作的卓有成效。权力从来不代表真理!在我看来,他们的这些行为是很卑劣的,这是“文革”遗留的恶果!而“文革”遗风的严重存在,正说明我们改革开放事业的艰巨和困难!

    中国政治的黑暗在于总是要对人进行人身迫害,在我们身边谄媚拍马的屑小总能得逞,而正派光明者常受打击乃至迫害,这些无处不在的价值观在生活中的体现引导着整个社会风气,并对民族精神和文化起到了巨大的污浊和破坏作用。

    作为一个个人,虽然微不足道,但是我自豪的是十多年来,我尽到了我的责任!我努力了!我没有错!而且我很鄙视这些屑小的恶行!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对历史做出定论的,绝不是权力,而是公正!是人民!

       向学习时报云帆版参考文摘致敬!致哀
  • 从豪华酒店的倒闭说起

    2014-1-20

    最近,同事告诉我,我们所在机关隔壁的某酒店终于关张了,我们机关是一个中央机关,酒店倒闭原因当然是最近以来的反公款消费。我十多年前调到这机关,这家酒店就已经存在了,每到饭点,这里的生意特别红火,尤其是晚上,一般酒店很少那么大的停车场似乎都停不下车来,要在这里吃饭,常常还订不到座,酒店的包厢已经若干次装修,越来越豪华,这酒店的消费是很高的,一顿饭几万是常事,本人也曾有幸若干次位列其中,它不仅为本机关熟知,而且甚至连外地的一些党政干部都知道它的声名。酒店的小姐们穿着妖艳,长期的工作也使得他们谙熟党政机关的工作方式,官员的级别差别和表现形式,有的甚至还和一些官员有了熟悉的关系,还可利用他们帮助自己办事。酒店的生意当然几乎完全依赖我们这个中央机关的邻居生存的。最具讽刺意味的是每当我们机关休假,酒店便也关张歇业,但它会贴上内部装修字样来掩饰,而等我们一上班,它也就立刻开张了,他们的经营时间基本是以我们这个机关工作时间为准的。

    后来得知,这酒店的繁荣还有个原因,原来酒店老板为进一步吸引本机关公款消费,还推出了一种销售模式,即凡是由本机关人员带客人来消费的,按消费的百分比提成,于是,本机关内的一些有些权力的人就把外地外单位来本机关学习或者来办事的党政官员带到这里吃喝消费,客人们也许不知道,他们在这里消费的钱有一部分是被带他们来的机关人员提走了,而且后来我得知,甚至一些颇有身份的领导也介入其中。想起他们在公开的场合装模作样讲述马克思主义时的丑态,不由叹息。看来马克思说的所有人的奋斗都与自己的利益有关是个铁律啊。

    在前不久开始的所谓八项禁令影响下,很多曾经生意繁荣的酒店倒闭了,大多是豪华酒店。

    这些豪华酒店的倒闭是好事还是坏事却又不同说法,说是好事的说,证明公款消费被严格的实行了,禁止官员们的贪腐行为,抵制了吃喝风气,这样可省下很多钱。这些本来很贵一般民众消费不起的东西价格就会大大下跌,价格应该回归正常因而一般民众就可能消费得起,当然是好事。可是说坏的呢,说表面看来倒闭的是酒店,倒霉的是酒店老板,但实际上受到影响的却是那些依赖酒店生存的员工,还有给酒店提供食材比如鱼虾海鲜肉食蔬菜等等相关行业的员工,这些人大多是底层民众,酒店倒闭,当然这些食材就卖不出去了,于是这场反腐真正倒霉受损失的却是底层民众。一般来说,时值年关,本来正是这些行业主要的赢利时段,豪华酒店的纷纷倒闭,当然直接导致这些相关行业就业人员的收入,而且还不仅如此,估计有很多人还要失业,这个年关对他们来说,肯定是一个寒冷非常的年了。而且,更深一步的问题是,这些省下来的巨额公款,谁能保证它就能投入到本来欠账就很多的诸如医疗、养老、教育等民生领域中去呢?

    分析来看,其中产生了两个问题,一是八项禁令等相关反腐败规定的正面意义,另一个就是也要承认带来的相关问题。

    首先我们应该承认,这八项规定无疑是正确的,禁令指向就是官员腐败的一种方式,很多豪华酒店的倒闭正说明了过去这种畸形的消费实际上是建立在公款消费的基础上的,不知道还有多少类似的GDP数字来源于此,官员们当然不可能为自己的吃喝买单,为官员腐败行为买单的是普通纳税人,不论从纠正党风党纪还是对社会风气的影响,八项禁令还是有积极意义的。

    但是,很多依靠酒店业生存的相关行业人员的就业受到严重影响也是不争的事实,那么怎么看待这件事呢?

    对于公款消费被制止了,因此相关产业产品价格就下来了,回归了原来正常的水平,所以一般民众便消费得起了的说法,也有问题,没有了公款的高额消费价格,这些产业还有多少利润可图?还有多少相关行业可以继续生存下去?而真正的民众又有多少可以承受这样的消费水平?还有更深的问题在于,民众为什么没有能力来消费这些产品?如何才能使得民众可以并且乐于消费得起。

    这就牵扯出另一个问题来了;即使是严格的控制住了公款吃喝消费或者是其他消费,根本的问题在于有什么可靠的制度能保证这些省下来的巨额公款就能被真的投入到民生需要中去,这些就绝不是类似几项禁令所能解决的问题了。毫无疑义,它涉及到政治体制这一根本问题了。

    所以,实际上根本的问题在于,如果我们的体制设计无论官员如何折腾,他们不能肆意支出公款为自己的腐败行为买单,而这些本来就是社会成员生产的利润能真正回报给生产成员,即比如教育、养老、医疗等等民生行业中去,使得大多数民众即社会成员完全可以也应该消费得起这些产品。归根结底,所有社会成员生产的根本目的是什么?不就是不断改善提高大家的物质和精神生活水平吗?这正是马克思所说的道理啊。所谓的社会主义的本质不恰恰应该是这样的吗?而且社会主义不仅在生产效率,而且更重要的是,在分配制度即社会成员享受生产的结果上,在公平方面本应该比其他什么主义显现出更多优越性才对啊,也就是说,作为社会的真正主人,当然应该比其他主义制度的国家民众得到更多更好的回报才对。这不也是社会主义比资本主义国家本应就有的优势吗?

    我们常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那我们来看看我们的现实生活,我们看到的真实情况究竟是什么呢?不用看别的,即使就看央视新闻中常常出现的许许多多底层民众艰难生存的现实,各种现实的悲催故事,经常出现患病的民众看不起病,要靠社会捐助来苟延残喘;底层民众的孩子上不起学;工作一生的民众买不起任何住房;想住养老院要排队等候一百年;前些天,电视新闻中一个仅仅八岁的小女孩,要养活几个病残大人的故事,令人不忍卒睹;这些媒体也怪,不仅不去不追究问题的根源,这本是他们的责任,反而称之“感动中国”……我们难道还不能得出结论,问题究竟在于什么地方了吗,一个制度公平的社会,怎么会有这样的问题?几乎所有人的不幸,那根本原因就是政府责任的缺失!

    反观我们国家官员的奢华生活,他们可以拥有难以令人相信数字的财富,可以拥有数字已经到了荒唐地步的豪宅,可以任意更换豪华轿车,制度使得他们可以公款吃喝,公款旅行,公款购物,公款做一切他们想做的事,甚至犯罪后用公款去买单,骄奢的生活使得他们脑满肠肥,饱暖思淫欲,去养数字惊人的小二小三小四小五们,还不够,还要去犯“嫖宿幼女”罪……这些腐而不败的官员们的许多行径,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这些只要是中国人,只要不是别有用心,难道不承认是事实吗?这些还是在党国严格控制下的媒体流露出来的,真实的情况可能比这要糟糕的多!

    我想其实无论是八项禁令还是多少纪律规定,其实还是治标不治本,根本的问题在于政治体制!在于权力如何能真正回归到置于公众的监督之下,比如官员财产公开这样的问题,在现今世界,都早已成为基本的政治伦理,无论什么政治制度的国家,公布官员财产都已经是最基本的政治道德了。可我们搞试点就已经搞了数十年,时间之长,超过了几个抗日战争了。到现在,连原来昙花一现的试点也找不到了,这些说明了什么?还有公车的改革等等,莫不如此。我们的国民确实勤劳,我们牺牲了巨大环境大家所创造的巨额财富,为什么要数以万亿计的存放在总是被当敌人宣传的国家银行里?而不投放到连年下降,明显低于国际社会普遍标准的人民收入、和本就应该政府投入的诸如医疗、养老、教育等日益捉襟见肘的民生领域中去,还有,如类似于抢劫的养老金双轨制度,不交费的要拿很高的养老金,而交纳了很高费用的,却只能够拿到很低的养老金,这是什么逻辑?这不是抢劫又是什么?与那些公然拆了民众房子、强征民众土地低价买进、高价卖出同样,是明火执仗的抢劫!这样的现实,不得不令人怀疑主政者的真实动机了!

    我们常引用的一句话是,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其实这翻译的不准确,原话应该是这样的:绝对权力绝对导致腐败!

    我们需要的是对根本政治制度的改革,而不是什么完善!所谓改革,核心是改,是革!所谓改革就是对过去错误的东西进行改和变,就是废弃不合理甚至是有悖于时代进步方向的反动的东西,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为什么被说成是划时代的,就因为这个会议完全摒弃了过去的错误,公开宣布了对过去路线的批判!是一次完全的改弦更张!宣布“文革”这样的所谓革命为浩劫!并对责任者实行了审判!所以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被说成是“划时代”的!

    中国人民百年来的实践经验证明,唯有实行真正彻底的民主,将权力真正关进笼子里,才有民众的自由,才有我们真正的财产权利。才有我们的尊严!而真正的保障,唯有实行宪政!

    这也是全人类的经验,是普遍的真理!

  • 谒富华山

    2013-12-08

     

    富华山是江西九江附近的一座小山,风景秀丽却少为人知。胡耀邦这个名字却是人尽皆知的,因为胡耀邦的陵墓在富华山,因为他是为中国改革开放事业做出过非凡贡献的人,很多人因此而感激他,还因为胡耀邦为很多人平反昭雪过冤案,不知多少家庭为此解脱了耻辱,获得了尊严,多少人因此而获得了新生,因而使得富华山成为很多人真心诚意想去的地方,我也是其中一个。

    说来话长,那是因为我的父亲,早在战争年代就曾经有过接触。先父是个旧时代投身红军的大学生,在当年上过小学六年级的就是知识分子的红军队伍里,也算是风毛麟角了。或许是知识分子的特点和他个人性格的原因,先父为人颇清高,他在战争年代里留下的日记里极少见有真心钦佩和尊重的领导人。为此他也得罪了不少人,甚至多次遭到“个人英雄主义”的批评……

    第三次国内战争期间,他在当时的晋察冀工作,太原战役期间,因为工作他去当时的晋察冀军区野战军三纵开会,得以见到当时的政治部主任胡耀邦,论起来,他还曾经是我父亲的上级首长。显然,胡耀邦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见到胡耀邦之后,先父在日记里留下了极为罕见的钦佩之词,他说胡是中共党内极少有的才子,毫无疑义,先父这样秉性的人,他的那些充满赞美和钦佩是出自真诚的。

    我当然无法知道,究竟是什么使得一贯自负高傲的先父,仅仅在一面之交后就对胡耀邦如此尊重和赞誉。

    命运弄人,十几年后,因为军队正规化现代化建设,在怀仁堂激烈的交锋中,父亲被整成了“萧克、李达反党集团骨干”,“军队教条主义的急先锋”,受到了极其残酷的斗争和打击。那些甚至弄不清楚什么叫规律这个词的农民兄弟们,对保卫自己刚刚到手的军衔汽车洋房新老婆这些权益却是毫不含糊的。毛泽东自己提出的“在政治要一边倒……永远不要骄傲自满,一定要将苏联的先进经验学到手,改变我军的落后状态,建设我军成为世界上第二支最优良的现代化军队,”的要求,被他自己完全否定了,数十年后,我才渐渐知道,他当时的真实目的。

    性格刚烈为人正派心胸却并不开阔的彭德怀自称“土包子”,他讥讽主要负责筹建南京军事学院的刘伯承为“洋权威”, 也因为正规化现代化建设“关系到政工人员在军队内的地位、职权,所以引起了不少政工人员的不满与反对”。许多人其实并不知道,在团以下取消政工人员职位的动议恰恰是彭德怀提出来的,不过他也是因为要适应现代化技术兵器而已,因此58年的军委扩大会议的激烈程度,是极为罕见的,甚至发生了高级干部在主席台上野蛮动手欧打发言者的事件,萧克在其回忆录中记录道“这是在党的高级会议上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

    会后以刘伯承为首的一大批投身军队正规化现代化工作的军队干部,从此离开了军队训练教育工作,其中包括我的老父亲。不仅如此,他们还受到了极其残酷的打击和迫害,我倔强的父亲因为毫不妥协,在文革中的1970年被残忍的杀害了。他也是当年军队内这场著名的“反教条主义斗争” 中唯一被杀害的军队干部。

    命运造化,先父被杀害十年之后,在文革结束后,为先父昭雪冤案的艰难过程中,我们经历了很多难以想象的困难,冷漠甚至白眼也不罕见,虽然很多老同志也为此付出了许多的努力,但是,父亲的冤案因为牵扯到的人物,遇到了巨大的阻力,久久不得平反昭雪。想不到的是,当时的中纪委常务书记黄克诚为我们写的申述书签发了简报,而简报恰恰被胡耀邦看到了。后来的史料说“胡耀邦同志在简报上作了批示”,而正是因为这个批示,襟怀坦白的黄克诚,对当年自己也曾经参与批判的案件,直接找到了当时地方负责案件平反工作的负责人,要求尽快做出平反决定,他甚至还直接交代给当时军委办公厅负责同志,要照料好我们几个孩子的生活食宿。

    我想,作为当时已经进入中央决策层的胡耀邦,估计也未必记得这个十几年前曾经向他汇报过工作的一个同志了,毫无疑义,他绝非是因为什么部署关系,才会为我父亲的平反亲自做批示,因为当时他亲自批示得到昭雪平反的同志可谓不计其数了。但是,这其也正是他个人价值观取向和为人品质的生动体现,蒙冤九泉之下的父亲,绝不会知道他当年发自肺腑由衷地钦佩和尊重竟然会在多年以后,以这样的形式再次得到证实的吧。

    89年之后的那段日子里,我不知道有多少有我们这样经历的人,在时刻关注着胡耀邦,我们为他感叹、不平、悲愤!

    当他去世的噩耗传来,我们真的感到了难以言尽的痛心和悲伤!

    这绝不是什么个人之间恩怨,这是我们对他真正伟大人品的真诚钦佩和崇敬!

    所以能亲自到富华山胡耀邦陵墓前看一看,献上自己的一束花是我心底里很久的愿望。

    因为我的一个老同学在南昌做企业,多次相邀,于是我终于有机会来江西,岳阳楼、滕王阁之后,老同学说附近有个大湖很漂亮,拉着我去游览,他虽然在这里多年,却并不熟悉,在高速上跑过了头,当收费站的收费员告诉我们路径时,他说前面共青城路口拐弯出去,一下子引起了我的注意,我问是不是胡耀邦墓在那里?得到肯定的回答后,我立刻兴奋起来,虽然早已过了中午,我说你那大湖再说吧,饭也别吃了,咱现在就去胡耀邦墓。同学说,哎呀,这真是天意啊,应该!应该!我也是受益者啊。我们调转车头便向共青城而去。

    我们急急驱车数十公里,终于来到了墓地前,虽然已经是初冬时节,这里依然是满目翠绿,苍松翠柏间点缀着的红叶,在下午温暖的阳光下,格外的鲜艳。我们购买了洁白、鲜黄、和红色的菊花,满怀着急迫而又崇敬的激动,快步登上了山坡。

    上得坡来,正面就是那面雕刻着胡耀邦头像的巨大石碑,他的笑容看上去是那么亲切。我自诩是个经历过些艰难人生的人了,以为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不敢说是老僧入定,却以为自己是难得再动真情的人了,但是,当我走到这寂静无声的墓地,望着那熟悉的笑容,说了句“胡伯伯,小蔡来看您来了,我代表我的老父亲和我的全家,向您表示我们最衷心的感谢!”一言既出,脑海中顿时涌现出我们曾经经过的那些苦难的岁月,想起他为我们作过的一切,也想起他曾经不知为多少蒙冤的同志昭雪平反,而我们却不能帮助他于万一,心中百感交集,再也抑制不住,竟然泪流满面……

    我把鲜花摆放在碧绿的草地上,也不知道鞠了几次躬,不知何以才能表达我的心情。

    同学默默的献上了鲜花,也深深地低下了头,我们就这在墓前久久的沉默着……

    我想起了那句名言“有的人死了,却永远活着;有的人活着,却早已死了!”

    胡耀邦,这个名字,将在中国的历史上永远闪烁着灿烂的光辉!

    总说带血的忠诚要比愚氓们的无条件服从好,但是,为什么我们的历史中,让真正的忠诚总是带血呢?

  • 走进死胡同的中国改革

    2012-1-05

    走进死胡同的中国改革

    中国的改革至今已经三十多个年头了,它是一场以本是改革对象来主导的改革。所以虽然在经济上曾经昙花一现,到今天却不得不说已经走进了死胡同,在改革对象的阻挠下,再也没有向前的余力了。

    经济上的所谓改革,以前曾经的增长其实质也不过是被强力压制下民间生产力的反弹而已,那不是谁领导出来的,而是本来就被压制的生产力的恢复,是统治者放松已经会导致本身死亡的管制后生长出来的新苗。这种改革一旦触及权势阶层的利益,也无一不是胎死腹中,仅在国民经济中表现出来的国企垄断,到今天有什么根本的改变吗?民企的艰难处境,即使那个最该改革的发改委发布了加起来已经有72条的所谓指导意见,又何如呢?在我们生活中的天价石油,天价住宅以及种种乱像,无一不是国企垄断造成。在经济生活中,百姓都知道的一个浅显道理就是政府参与干预管理什么,什么就贵,什么就乱,什么就紧张;政府退出的不管的,(往往是没有利益的)一定就会由市场自己调协到正常。就一定好。政府在大量的市场行为中有巨量的利益,是中国市场改革和经济问题的祸首!

    社会管理的改革被换化成为对本应改革的社会管理体制的加强,社会管理的实质是社会自治,社会管理的问题恰在于没有社会自治。而我们看到的是一个行政部门没有经过人大的讨论和允许就通过了加强对所有社会公众的管制,要求在公民证件上加留指纹的本质上说是非法的行政决定。这是与改革完全相背而行的倒行逆施。

    文化上的改革,变成了新的一场利益分配,比如报刊,党为了继续控制意识形态(一个执政党本身究竟有无权力控制全民的意识形态?)将报刊的运营发行等推出去不管,却继续将内容牢牢控制在手里不放,不知这样的改革如何为继?有的地方甚至出现了唱红歌的滑稽倒退现象。以为是花钱烧出一大批无人问津的文化垃圾就是文化繁荣。他们连文化是什么都没有弄懂。

    教育的改革,更是一片乱像,已经成为全世界的笑柄,中国每年生产全世界一半数量的博士,我们的党政官员不少都成了博士乃至博士导,其中猫腻也是人尽皆知。学生都被强制成了考试机器,却丝毫没有创造力。杀人拼爹却成了普遍的校园景象。学校的行政人员都成了官员,教员也消尖了脑袋企图钻进官员层级,好拿到项目资金。

    对体育的改革,人们早有一句话,就是无话可说。仅看那恶心的足球就够了。

    ……

    在政治上,39多年的所谓政治体制改革试点,充其量进行到村和乡镇一级,最后无一不是被上级权力部门叫停。早成了世间的笑话。不要说与其他政治体制改革相比,仅与八年抗战期间共产党主导的民主改革进展也无法相提并论。主政者执政党是否愿意真正实行政治改革,其真实目的很是可疑。因为每一次的基层实验证明,执政党在基层早已经人心丧尽。   

    而政治体制改革恰恰是解决中国所有问题的抓手,是改革的纲,经济上的垄断后面其实是行政权力的垄断,而行政权力的垄断其后是政治权力的垄断,其实质就是政治专制,就是一党专制。我们死乞白咧的要求世界承认我们是市场经济国家,可市场是什么?是交换!交换就需要规则!而规则必须公平!而公平必须在民主的条件下才能实现!就是民主的宪政的社会才能提供的社会环境。我们扪心自问,我们有吗?是吗?到今天执政党甚至还在阻挠公民权利的教育和培养。不仅禁止甚至抓捕出版公民权利基本常识书本的公民。宪政和民主甚至成为了被绝对控制下的媒体的敏感词汇。这与今天的人类世界同步吗?这样的统治能长久吗?

    至于党政官员的腐败,我们还有什么可说的?不仅在中国,在世界,都已经成为了充满恶臭的奇葩了!没有人能拔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地面!这才是常识!坚决的一贯的毫无羞耻的拒绝人民的监督,坚称自己能反自己的腐败,其结果举目皆是,世人皆知。

    中国改革之所以走到今天这个死胡同里,产生了如此前无古人,后来来者的无耻乱像,归根结底的所有原因,就是改革本来应该解决的问题,一党执政必然导致的政治专制,这样的专制扼杀了社会的创新活力,扼杀了每个人的创造欲望,几乎所有为中国社会作出巨大贡献的科学家,大都是数十年前西方教育体制培养教育出来的。对人性的摧残是我们社会各个方面都严重存在的现象。其中所有的原因决不是什么特殊国情,无非也是利益而已。如果真要说国情的话,那些政治上的封建,经济上的垄断,文化上的愚昧,那恰恰是我们改革要改变的落后甚至反动的东西!

    而众所周知的一个历史经验告诉我们,一个权贵利益集团是几乎不可能自己改革自己,放弃已经到手或将到手的利益的。当今主政者在政治体制改革上坚决不作为,不择手段的用尽一切办法甚至暴力维稳,其真实目的不过是被世人皆知的玩弄击鼓传花的把戏,将权力和改革的风险维持到交给下一任,以换取将来可以看的见的个人的家族的实在利益,那就是早已经超过今天中国国民收入不知多少倍的实在好处,其心态正如“我死之后,哪怕他洪水滔天。”

    所谓的摸着石头过河,早已成了笑话,旁边就是旁人早已经走过的光明大道,放着那人类共同文明所创建的大桥不走,顽固的在混水里摸,摸来摸去就是利益集团自己的脚指头,其实他们完全心知肚明,只是被几千年至今也没有改变的愚民教育所教化的愚昧民众很多没有觉醒而已。甚至还有将自己的问题和矛盾归结于他人的愤青情绪。更是主政者随时乐见并可以导向的民意。

    我们不能不考虑,中国的改革究竟是否还能进行下去?改革还是否有足够的动力?改革究竟向哪里去?

    相同于物理的一个定律,政治上也是如此,压力越大,反弹就必然越大越强,古今中外的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拒绝改革的后果,社会大众往往就被逼采用革命手段,而革命必将导致对社会生产力和民众利益乃至文明的巨大破坏。这是我们明智者所不愿见到的。可是,利益集团又不可能放弃既得利益。其结果也不是我们善良的愿望所能控制的。可预见到的是,中国的革命决不会像俄罗斯和东欧那样,会有什么天鹅绒革命,那些国家之所以有那样结果,还是社会存在有人民的基本生活可以维持的条件,那里的人民经过一定水平的教育有基本的公民素质。而今天的我们,执政党的国家强权不仅绝对控制了生产资料,甚至绝无仅有的控制了生活资料,你只要想生存,就没有别的选择。大量的被社会强力管制下无以生存的人员不能凭借自己的劳动换来基本的尊严甚至生存。你怎么想象那些失业的工人,那些失地的农民,那些无业的学生,那些被暴力驱赶着勉强度日的小商小贩,那些被数十年来数不清的“打击”打击过的,那些被强拆丧失了家园的人们,那些被逼曾经上访而被暴力对待过的人们,在面对可能的机会时,会对导致他们如此悲惨境遇的统治者大发慈悲,“天街踏尽公卿骨”,并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未来。

    记得罗马尼亚前独裁者齐奥塞斯库在被造反的军人抓捕后,要求公正的法庭和律师来审判,可那些军人组成的法庭责问他,在你的统治内,你什么时候给过任何人以公正的审判?最后被枪毙了事。

    有人对我形容说,中国今天的利益集团就像一台失控的破车,在向悬崖狂奔,任何企图阻止它劝告它停止的人,都会被它碾压,而惟有搭上那疯狂的破车,那驾车的人还会认为你是好人,是同利益者。你还可以从中得到好处。他们已经听不进去任何劝解,容忍不了任何不同意见,甚至以人身迫害和暴力杀伐对待进忠言以劝解他们停止作恶的人们。其实他们也明白这个道理,但都希望自己是最后一刻能跳下来免死的。你干嘛去阻止它呢?那不是自找不痛快吗?让它去吧!

    那,就让它去吧!

  • 坚守

    2011-12-30

    渴望并坚守,需要智慧和勇气,需要胆识.独步于思想的高处,是要付出代价的,甚至是付出生命的代价!

  • 真假民主

    2011-12-30

    闻听有人这样说:"西方国家的民主是假的,可搞的像真的一样.我们的民主是真的,可搞的像假的一样!"不由为之一笑!
  • 管理不是管制,创新必须改革

    2011-6-09

     

     
       

    在当前的社会管理与创新活动中,特别要警惕在旧的思维定势下,把社会管理理解成对社会的管制,把创新理解成凭借新的技术手段对社会进行管控,这是十分错误的,也是很危险的。这样的认识会将社会管理和创新活动引导到错误的方向上去,导致与提出创新社会管理问题的初衷完全相反的结果。

    社会是什么?社会管理的主体是谁?这是我们社会管理与创新首先应该弄明白的问题。汉语词典解释说社会“指由一定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构成的整体,……”我们所有的政党、社会组织及个体都是社会的成员,没有谁可以脱离社会存在。

    首先在理论上,马克思就反对共产主义者有对他人进行的道德说教的特殊权力,“声明共产主义者不向人们提出道德上的要求共产主义者根本不进行任何道德说教。它主张的是人们的相互教育。即每个人既是道德教育的对象,也是道德的主教育体。马克思认为,合理的社会或国家,应该是相互教育的自由人联合体。”这既阐明了社会成员间的关系,也表明了社会管理的实质。即不承认政府或者官员有凌驾与社会之上有对其他社会成员进行教育的天然能力与权力。

    再者,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宪法中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 因此,人民才是社会管理的主体。人民是谁?就是所有社会成员。

    提出社会管理与创新问题,无庸讳言,是源于我们目前社会领域广泛存在的问题,诸如社会不公、严重的腐败、收入差距、生态环境的恶化等,过往的事实已经严酷的表明,仅仅依靠经济增长和经济体制的改革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这就是提出社会管理与创新问题的现实与背景。

    政府应该做什么?政府应该提供的是服务。而以往,执政党与政府习惯将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统统纳入自己的管理范围,事无巨细,万能政府,因此执政党和政府就不得不直接面对社会领域的所有成员与产生的所有问题,而本应该存在的民间自治社会团体的严重缺失,导致社会结构不健全的畸形,社会各个领域中产生的问题,自身不能协调,矛盾无法解决,尤其是部分政府和官员本身在市场经济中利益不清,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不当行为,使得社会生活中产生的矛盾已经从地方政府逐渐指向执政党和中央政府,而且日益激化。这是无庸讳言的事实。已经给党和政府带来了相当的损害。事实证明已经越来越成为社会稳定的真正威胁。

    这本来是提出社会管理与创新问题的本因,但按照旧的习惯思维定势,把管理理解成为管制,创新理解成为使用新技术手段进一步去管控社会,压制矛盾,暴力维稳,这不但没有解决问题,反而更进一步激化了社会矛盾。

    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应该有清醒的认识,要从社会管理就是由政府管制改变为为社会提供服务,创造条件,放松并积极支持各领域中的社会团体的产生和存在,扶持并不断建设社会结构,尽快予以完善,由社会中各个利益群体实现自我的管理,对各种矛盾进行调节调解,使之成为一个具有自我调协、自我管理能力,能在相当程度上解决各领域内及各个利益群体间矛盾的社会,才是解决问题的正道。这也才能创造出真正和谐稳定的社会。

    但是,因为社会是个整体,这必然涉及到对现行政治体制的改革,所以说,这就要用改革的思维来解决问题,需要创新。

    比如社会问题中比较突出的问题之一,城市市场及商贩的管理,如果把自己站在社会之上之外的立场来看(事实上没有社会之外,因为政府也是人组成的,官员也要吃菜吃饭),因为真实目的未必是出于公心的政绩观,觉得小商贩和自由市场的存在,妨碍了城市市容,没有乱哄哄的小市场,城市街道宽大笔直,大广场大建筑光鲜亮丽,似乎是放在街头的政绩,这是很多官员追求的目标。于是,驱赶小商贩,强拆民房,甚至动用暴力,和需要生存权利的底层市民开展无休止游击战的镜头在今天的城市中屡见不鲜。乃至不断增加城市管理人员和器械,在更进一步增加了政府的费用支出时,也更进一步增加了人民的负担。而矛盾不但不能解决,反而不断激化恶化。

    反之如果认识到人民是社会的主体,政府也是社会成员,政府只有为社会公众提供服务的职责的话,理解在这些小小的商贩行为后面,也许是他们儿女的教育支出、是需要赡养的老人,或许是高额的医疗费用等等,不少生活贫困人员的实际困难,在已经先富起来的人眼中的蝇头小利,却是许多同胞生活的艰辛。为什么不能根据当地实际情况,想办法为他们寻找合适的场地,或者在某些地段实行特定时间作为经营场所,为他们减免各种费用,甚至为他们提供各种支持,提供服务,创造就业机会呢?这其实才是政府应该做的。(在这方面已经有不少地方取得了很好的经验)

    这样做,也许城市看起来不那么光鲜亮丽,街道看起来或许不那么宽广,但社会各阶层可以凭借自己能力,创造机会,这城市一定是洋溢着生机,社会生活和谐方便,充满活力。人民满意,也保存了文化。与国外城市建设和文化保存相比,这方面我们的教训还少吗?这不就是社会管理的真谛吗?

    一个社会毕竟不仅仅是一个执政党和政府组成的,而是诸多社会利益主体组成的。社会管理创新的形式是放松社会管制,健全完善社会结构,让社会成员都能参与主导自己的事务,但其实质就是已经过时的社会管理主体向社会公众的民主权利要求让步,这是民主的发展与进步。而且要认识到,这种发展与进步是任何力量都不能阻挡的。不管你愿意不愿意,都必须正视这越来越迫切的越来越强烈的历史潮流。

  • 渐进的核心是进!

    2011-1-05

    中国的改革是所谓渐进式,已经成了停止不前的口实,坊间生动的形容是,老百姓已经过了河,尚黑还在河里说是在摸石头,其实渐进的核心是进,而现在的要害是遇到统治者的即得利益便不进.
  • 被枪毙的德平大哥的文章

    2010-12-17

     

    真不幸,费了很多心血选摘的胡德平大哥的一篇文章也被枪毙了,只得把它贴在这里了.为什么要枪毙这样的文章呢 ?心虚?还是害怕?或者是仇恨?

    这样的讨论应该继续进行下去

    在中国两千多年的历史上,作为政权象征的法统和作为知识分子精神传承的道统是分开的,由此,中国历史上知识分子形成了一种特殊的家国情怀,有了那种关心国家大事,孟子说的大丈夫的气概。在中国历代上都是法统礼拜道统,而不是相反。

    我们现在的问题是,把一个法统即政权的合法性和一个道统即意识形态的合理性结合在一起,并又以封建文化和种种残余势力的影响为背景。毛泽东同志说的“我就是马克思加秦始皇”就是这个意思。正是在这种特殊的历史环境下,我国知识分子的绝大多数出让了自己的思想、放弃独立思考的权利。其实“文革”之前,意识形态中就已开始了“文革”。知识分子逐渐放弃了对祖国、对人民、对国家政治生活的积极、勇敢的思考和批评。

    人民思想文化的存在与发展和国家立法、执法、司法职能,既要联系,又需分开,现在还是要更多强调一分为二的方面,恢复发扬知识分子为国为民的忧患意识和社会责任感。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确实有很大成绩,但是对改革开放各种说法也非常多。最先最有权威的说法还是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说我们有两种改革观,现在我看何止两种改革观,我们有多种改革观。一个工人跟我说,现在我们的政策到底是为谁来服务?让我们工人下岗,几次会就可以决定几千万的工人下岗,而你们干部的车改改了十几年还没改出个名堂来。他说到底我们下岗重要还是你们车改重要?我们的城镇化应该推进,但是城镇化推进的结果,就是农民的集体所有制的土地不断变为国有土地,国有土地再卖高价,这是明目张胆的、变着法地剥夺农民的生产资料,这既无马克思主义的“道统”,却打着国家的“法统”旗号,这哪有一点社会主义的劲儿。

    这回高考,我看了得零分的一份卷子,一个考生写:什么仰望星空,脚踏实地!我就想当官,就想当公务员,当公务员赚大钱,这是我的真话。这个思想当然不好,但是你给他一个零分好不好?我觉得也需要研究。我们现在整个社会风尚都是当官做公务员,人家说了句实话就是零分,是否教育部门又在通过考试让青年学生让出自己的灵魂思想呢?

    对此,有的同志说怎么办?我觉得现在社会主体人群确实大大变了,“五○后”、“八○前”已经成为我们社会的主体。他们中很多人并不熟悉历史,不知道“文革”,这是不足的。但是,那种愚忠的东西也不接受,他们中的爱国热情普遍不低,很少有人愿意让出自己的思维能力,这方面比我们这代人强多了。但我们这代人也得历史际遇所赐,绝不受人蛊惑煽动,丧失知识分子独立思考的能力。过去我们说社会主义合法性的时候,总是纵比,拿自己的现在和自己的过去比我们比解放前好,比一九四九年好。现在可以与其他国家横比了,甚至认为我们马上超过日本了,我们已经超过德国了,美国现在也很怕我们了。但我们怎么超过日本?日本还有一个海外的日本,海外资产一万八千亿美元。这个一万八千亿美元加上来,我们又差一大块。我们的投入产出效益怎么样?GDPEDP能够平衡吗?这都是国计民生还未解决的问题。像这样的讨论不可中断,应该继续进行下去.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