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胡耀邦小道 (图..
·胡耀邦在黄湖“..
·黄湖农场“五七..
·当年的黄湖农场..
·“五七”干校中..
·胡耀邦在黄湖农..
·“五七”干校的..
·胡耀邦磨难黄湖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故居陵园 >> 黄湖“五七干校”展览室
胡耀邦在黄湖农场
黄湖农场职工追忆胡耀邦
作者:程敏      时间:2007-02-13   来源:
 

  黄湖农场始建于1958年,位于潢川、淮滨、固始三县交界处,总面积1.57万亩。1969年4月份,团中央经过黑龙江、安徽、河南等多处选点,最后落脚黄湖农场办起了“五七”干校。同年,团中央机关直属单位的全体干部和工勤人员共计1970人,来到河南省潢川县的黄湖农场参加劳动,其中有包括胡耀邦在内的团中央九届书记处的11位书记。

  2006年8月23日,胡耀邦史料信息网(以下简称史料网)一行赶赴河南省潢川县黄湖农场,对当年在黄湖“五七”干校曾经和胡耀邦同志一起生活过、劳动过的吕洪志、关正友、李方然三位老同志进行了采访。三位老同志都已年过花甲,现在是黄湖农场的退休职工。时光荏苒,往昔的“五七”干校已经不复存在,但一提起曾在黄湖“五七”干校劳动过的胡耀邦,三位老同志的记忆依旧清晰。

  史料网:非常感谢三位老同志在今天接受我们的采访。你们同耀邦同志一起在黄湖“五七”干校劳动过、生活过,无论是对黄湖农场还是耀邦同志都有非常真切的了解。你们能不能先谈谈1969年团中央的同志刚到黄湖农场劳动时的情形呢?

  吕洪志:当年的黄湖和现在的黄湖有着天壤之别。黄湖农场原先是犯人的劳改农场,到处都是荒芜的宅基地,泥泞的小路在下雨时可以没脚。没有饮用水,只能到浑浊不堪的池塘里淘水喝。杂草淹没的农田竟没有一个像样的农具可以使用。耕种全部用手,没有一件机械用具。狭窄的黄泥路,一下大雨,人行走起来都很困难。

  关正友:刚到黄湖农场,开全体“干部”大会时军代表曾对来劳动的同志宣布:以后你们这些干部就要在这里劳动,在这里生根,以后黄湖就是你们的家了,你就要在这里永远生活下去了。因此,不少人情绪都非常低,平时劳动完之后就去聊天、闲逛,也不愿意去学习了,甚至好多人把自己从家里带来的书都废弃掉了。一位女同志在“毛泽东思想总结”的“讲用会”上曾打趣地说:“现在在这里也没有人重视我们,学习对我们来讲还有什么用,看书还有什么意义。”

  史料网:在你们看来,在黄湖农场劳动的那段时间对胡耀邦同志个人来讲是不是他人生的一个低谷呢?

  吕洪志:我与耀邦同志从1969年7月至1971年6月一起度过了难忘的两年“干校”生活。在这两年多的时间,我一直和他在一个宿舍里住,白天我们一起劳动,到晚上忙完后我们就天南海北的聊,耀邦同志的知识很广博,从历史到文学,从红军长征到未来中国的发展,他总是引经据典、谈笑风声,常常吸引很多人来听。耀邦同志也是一个很达观的人,对什么事情都看的很开,他也经常教导我们不要悲观,要相信我们的党,相信我们的人民。记得耀邦同志当时患有肩周炎,干完活后要洗澡,他用手臂擦洗后背的困难都很大,我就帮他搓背,他经常打趣说:“小吕啊,你帮我搓完背,我再帮你搓,我不能因为年龄大就总是麻烦你,我们要体现的不能总是尊老爱幼,而更要体现革命互助精神啊。”

  李方然:黄湖地区的农作物主要以水稻为主,经常需要用水牛来耕种水稻,耀邦同志赶牛可是一把好手,只要他坐在水牛背上,水牛就特别听话,走跑快慢,任由他摆布。周围见到的人常笑笑说:“耀邦骑牛了。”耀邦同志听后就笑呵呵地说:“以前坐汽车坐得太多了,现在也该骑骑牛了!”

  史料网:吕老(吕洪志),您一直和耀邦同志住在一起,您能不能谈谈耀邦同志和周围同志关系怎么样?

  吕洪志:胡耀邦虽说是被“改造”对象,可是他的人缘一直很好,关心他人,爱护同志,平易近人,从没有什么架子,平时很注意和大家打成一片。刚到黄湖农场时,一些同志还称呼他书记,可后来他就告诉大家:“我和你们一样都是来劳动的,这里没有官,只有同志和战友,你们可以叫我耀邦,或者就叫我老胡吧。”耀邦同志在大家心目中的地位一直很高,每个人都非常尊敬他,几乎每一个离开黄湖“五七”干校的同志,在临行前都要和耀邦同志亲自告别。一次有个同志要回北京,来到宿舍向耀邦同志告别。耀邦同志对那个同志说:“我除了喜欢抽个烟,也没有别的什么嗜好,这里有我攒下的几十元钱和两包‘黄金叶’烟,送给你,千万不要嫌弃。”这位同志听后感动得泪流满面。当时我也在场,心中对耀邦同志充满了无限的感佩。

  关正友:同志们觉得耀邦同志和蔼可亲,都愿意和他谈心。1970年干校清查“五一六”分子,曾经参加“大联委”的武如春因被怀疑而受到审查。他内心很矛盾,总是想不通,整天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出来。耀邦同志知道后就亲自找到他。对他说: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何必太在意,路其实还长着呢。你还年轻,应该学会坐冷板凳。耀邦同志说完后,就从兜里掏出圆珠笔,在一张纸上写下一行字:以天下为量者,不计细耻;以四海为任者,不顾小节。

  史料网:我们都知道耀邦同志是一个很用功的人,那他在劳动之余都做些什么呢?

  吕洪志:“文革”期间,“四人帮”搞乱了政治思想,所有的“五七”干校也轻视知识,否认科学文化的价值。而耀邦同志却顶着来自各方面的精神压力,孜孜不倦地刻苦读书、认真学习。在劳动间歇,其他的同志都去休息了,或者去闲逛、聊天去了,而耀邦同志这时就捧起书本,专心致志地钻研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耀邦同志很喜欢书法,平时学习、读书完之后就去练习会书法,正如他后来谈到对书法的理解时讲:生命出自逆境,书法方显自然。干校的生活质量很差,经常停电,耀邦同志就点起马灯看书。黄湖的夏天特别炎热,蚊虫也特别多,他就躲在蚊帐里读书。而黄湖的冬天又非常寒冷,漏风的土坯墙根本无法抵御寒冷,他就披上棉衣,围着被子,手不释卷地读书。有同志开玩笑地说:“耀邦同志,你这样勤奋地读书学习,算得干校的学习模范啊!”他总是笑呵呵地回答:“其实这算不得什么,我也就是弥补一下以前没有学习到的知识,过去在战争年代可没有这样多的时间和这样好的学习条件哩!” 

  关正友:我和耀邦同志并不是在一个连队,但是他那股子学习、读书的刻苦劲头在整个干校都是出了名的。在一次劳动结束后,我因为要给家人写信,有很多的字不会写,就跑到耀邦同志的宿舍向他请教。耀邦同志很有耐心,不但帮我把不会的字词搞清楚,而且还教我如何把书读好的方法。等我回到自己的宿舍后,耀邦同志又跑到我这里,气喘吁吁的对我说:“小吴啊,我这里有两本书,你先看着,或许对你读书有帮助……”我至今还记着那两本书的书名——《毛泽东选集》和《现代汉语字典》。

  史料网:吕老,您和耀邦同志接触比较多,您能不能向我们介绍一下当时耀邦同志是如何劳动的?

  吕洪志:耀邦同志出生于湖南浏阳农民家庭,由于家境贫困,使他从小就学会干农活。在“五七”干校期间,他往往一天能插七八分水稻,很多的年轻人也比不过他,干校每隔一段时间就举行一次插秧比赛,但无论哪一次他都能获奖,周围的同志不得不佩服地说,耀邦同志无论在哪方面都是那么的优秀。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季节,耀邦同志都和大家一起劳动。农闲时筑路、修渠;防汛期间就去查看水情,徒步架车到山上运石头,加固堤坝;农忙时期,插秧、锄草、收割、维修农具、甚至掏厕所、打小工,样样干得非常出色。

  李方然:我当时在干校是兽医,虽然和耀邦同志接触不多,但是对耀邦同志的那股子不怕苦、不怕累的劲头却印象深刻。那时黄湖农场非常贫瘠,没有一间像样的房屋,没有一口像样的水井,而且黄湖还经常发洪水,为了排涝防洪、引水灌溉,就必须用大量的石头来修坝、修桥。运石头是一件最为艰苦的工作,而当时在建筑连劳动的耀邦却每次都冲在劳动的最前面。拉石头必须要到80里外的大别山上,尤其是夏天,这样的劳动更是艰苦异常。记得有一次,我临时被安排和耀邦同志一起去拉石头,他真的很了不起,身上带上两三个馒头,就是一天的伙食,渴的时候就蹲在池塘边淘点水喝。他很和蔼,也很朴实,我一开始还不知道他是谁,只是认为他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老大爷,后来才了解原来他就是团中央第一书记胡耀邦。

  关正友:当时黄湖农场挖了很多的大水塘,如方寨塘和东、西大塘。挖这些水塘时,需要整天顶着烈日,赤着脚泡在泥洼里。时间长了,脚腿就会被泡得瘙痒难耐。不过大家在耀邦同志的带领下,劳动的劲头依旧很大,什么苦也都不在乎了。1972年高勇同志(曾担任耀邦同志的秘书)曾写一首《清平乐·记挖大西塘》:朝阳高照,任凭寒风叫。风卷红旗人欢笑,喜看西塘换貌。    黄湖又写奇篇,思想更上层颠。胸有光辉路线,五洲同换新天。

  史料网:刚才经过黄湖“五七”干校旧址时,看到有一排平房,后来才知道那是你们在干校劳动时使用的食堂,你们当时就只有一个食堂吗?

  吕洪志:是的。耀邦同志和团中央的几位领导刚到这里劳动时,干校要求是大家同一个食堂的。但考虑到耀邦同志的身体很不好,年龄也大,就想专门为他开一个小灶,但是耀邦同志不允许,说:“我是来劳动的,没有什么可讲究的,要吃饭就去大食堂,和其他同志一起吃。”后来,干校领导看耀邦同志那么坚决,也就同意了。

  史料网:1971年10月,耀邦同志离开黄湖“五七”干校,回到北京以后,你们和他还有联系吗?

  吕洪志:只有我后来我到北京找过耀邦同志,那时他已经是党的总书记。耀邦同志的工作很忙,我没有能见到他,不过我见到了耀邦同志的夫人李昭。李昭非常热情,一听说我是从黄湖农场来的,忙招呼警卫员把我请进来,问我黄湖的变化,一路上是不是很辛苦。我在耀邦同志的家里等了很长时间,但还是没有机会亲自向耀邦同志问好,现在心里还是觉得有一丝遗憾。

  1985年夏,我的孩子患上了强制性脊髓瘤,病情很严重,在潢川县人民医院治疗。耀邦同志也不知道从哪里得知此事,委派当时在河南出差的高勇同志转道来看望我们,当时我确实很感动,没想到耀邦同志还记着我这个曾经和他患难与共的老战友。耀邦同志逝世以后,我曾两度去江西共青城。面对着青松翠柏,面对着总书记那庄严的塑像,我的内心总会得到无限升华。

  后记:在对吕洪志、关正友、李方然三位老同志采访结束以后,胡耀邦史料信息网一行又先后参观了黄湖五七干校展览馆,胡耀邦同志在黄湖的住室,还有在李昭同志支持下建成的黄湖高科技农业示范园。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胡耀邦在黄湖“五七”干校的日子
胡耀邦磨难黄湖
“五七”干校的磨难
黄湖农场“五七”干校胡耀邦旧居...
胡耀邦在黄湖农场
胡耀邦小道 (图集)
“五七”干校中的胡耀邦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